logo

皇冠代理:鲁迅是一个反现代性的现代性人物

4
鲁迅看待东西方文明,是从真实的人出发,指向本质。在谈到“保存国粹”时,他提出“保存我们”是“第一义”。“问问他是否有能力保存我们的国粹,不管他是不是国粹。”对于外来文化,他主张“占有、选择”。“只要有营养”,就能被吸收和利用。这种现实意识,也许是因为鲁迅没有神化某一种文明,所以他能够全面地看到光明与黑暗,并对其进行讴歌与批判。例如,鲁迅对“食人”、“避难”等意象的文学借用,揭示了世俗社会在优雅与道德的掩盖下的复杂性与残酷性。对于宣扬“先天人权”和“自由理性”的资本主义代议制,鲁迅也指出了其“恢复自利恶名”和“压迫他人以统治他人,压迫比暴君更猛烈”的原始特征。平等相待、理性思考、自食其力,是鲁迅在东西方文明碰撞的时代所处的地位。

鲁迅在比较东西方文明时,经常表现出冲突和纠缠。这是由他的文化和历史地位决定的。文化史家王辉指出,鲁迅是一个反现代性的现代性人物。鲁迅从世界体系的地域性出发,认识了西方先进的现代文明,并试图通过引入现代性来改变当时落后的中国。同时,他目睹了西方陷入现代性困境,并试图对此进行反思。现代化使中国避免重蹈覆辙。这也是鲁迅对欧洲风、美、雨时代最深刻洞见的地方。他热情呼吁民主和自由,批判专制,对“多数专制”充满警惕;他提倡科学进步,撰写科普文章,对科学的社会意义和作用持保留态度;他隐瞒了传统的道德准则。《人肉的盛宴》深刻揭露,但他充满了对传统文化精髓的传承意识;他批评旧中国在工业文明面前停滞不前,但积极翻译和介绍麦斯勒、柯尔维茨等资本主义工业文明批评家。一个艺术家;他致力于人类的启蒙,呼唤人类的理性,但他的写作总是在意义的荒野中揭示人类存在的孤独和荒诞。这种意识形态的矛盾是鲁迅处于东西方文明互动的特殊情境中,作为一个东方古老国家的先进知识分子,处于一种微妙、复杂、善意的文化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