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皇冠代理:阅读的光照亮黑暗

46
克里姆是北京理工大学机械工程专业的本科生,他于1月中旬回到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度寒假。“我太想念北京了!”他说。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的政府在该国第一例新确诊病例后采取了严格的控制措施。在家里,克里姆并不觉得无聊。在忙着写毕业论文的同时,他在古典文学作品的长河中畅游,用精神财富抵御焦虑。


“我开始第三次读《大师与玛格丽特》。”Kerim说。这部由前苏联作家安德烈•布尔加科夫(andrei bulgakov)所著的小说,被认为在探索人类精神方面可与歌德(Goethe)的《浮士德》(Faust)相提并论。

《大师与玛格丽特》也被列在退休矿长玛丽克在爆发期间写的书单上。他还读过陀思妥耶夫斯基(dostoyevsky)的《死屋》(the dead room)和卡夫卡(kafka)的《变形记》(the transformation)。退休让阅读变得更有乐趣,尤其是在传染病流行的时候,maric说。

在欧盟驻波黑办事处工作的扬科维奇说,这种流行病让社会陷入了瘫痪。自疫情爆发以来,他已经读了好几本书,尤其是美国出生的波黑裔作家海姆·海蒙(haim haimon)的回忆录《我的生活》(my life)。

“我的很多朋友都是通过阅读来度过难关的。在这个信息超载的时代,社交媒体充满了毫无意义的信息,很容易沉迷其中。读好书可以避免浪费生命,让生活变得更好。””他说。

波兰巴尼亚卢卡大学(banja luka university)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博士研究生、孔子学院(Confucius institute)院长正在撰写关于中国的博士论文。在疫情爆发期间,她读了很多关于中国的书,其中她最喜欢的一本是戴维斯和拉什科维奇(Davis and rashkovic)合著的《理解一个正在改变的中国》(understanding a changing China)。

“在我看来,这本书是对中国改革开放进程最好的观察和研究,这对跨文化交流具有重要意义。我们打算向学生推荐这本书。”Stavich说。

今年是中国与波黑建交25周年。中国与波黑关系、中国问题和“一带一路”是政治分析人士法鲁克解读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