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皇冠代理:建立起中华文明的体系性认识

0
在中国考古学理论积累的过程中,首先出现了基础理论。后来,随着碳14年测量技术的加入,科技考古学的概念逐渐形成,这说明以问题为导向的探索是中国考古学的进步之路。但是,本学科的发展不能永远停留在基础理论上,而必须通过应用理论研究的案例积累,走向理论的前沿。它的形成过程具有一定的周期性,“一家子”在中国提出了自己的高端理论。

40多年前,苏秉奇先生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精神启发下,创造性地创立了“星空”文明理论,建立了对中华文明的系统认识。这不仅标志着中国考古学理论体系的形成,而且标志着中国学派的形成和世界考古学力量在东方的崛起。改革开放是中国考古学前沿理论诞生的助推器,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国考古学制度建设和理论发展的核心优势,是中国特色的强大力量和内在逻辑。根据苏炳奇先生对中国学派的论述,1979年以后的十年是中国考古学全面发展的阶段。此后,我国的良渚、桃寺、世茂、古蜀等一系列重大考古发现,显然与“星空”文明理论密切相关,甚至是它诞生的结果。正是中国特色前沿理论的突破,开启了考古史的黄金时代。由此可见,前沿理论的主导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没有前沿理论,就不会有辉煌夺目的考古成就,考古学不仅会失去它的高度,甚至失去它的哲学意境,只有锅碗瓢盆。